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 七月新番-第269章 兒皇帝相伴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时间回到六月初的五原郡,芳草萋萋。
这一代匈奴单于,是呼韩邪最小的儿子,他汉名很短,响应王莽“不二名”的号召,年轻时就改为“舆”,简单明了。
但其尊号却很长且拗口,全称为:“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单于”,这头衔里最有趣的便是“若鞮”,在匈奴语里是“孝”的意思。
原来是数十年前,自呼韩邪对汉称臣之后,匈奴与汉朝关系亲密,不但在物质文化上仰慕汉地衣裳、食物。贤良文学们心心念念的“仁义播于戎狄”居然也潜移默化,匈奴人觉得汉朝皇帝都加“孝”字,竟加以效仿,一连五代单于也加了“若鞮”。
但结合匈奴冒顿杀父,以及舆等兄弟六人相继继位,按照传统接二连三妻其后母的行为,这“孝”就颇为玩味了。
不过匈奴不在乎这些,对单于舆来说,六月中不但是部落母匹产小马驹的时节,也是匈奴重新成为“百蛮大国”的日子。
西域诸邦在十年前叛离了新朝,匈奴的使者再度驰骋于葱岭天山,东方的乌桓也于数年前向单于称臣,至于南边,没有兵卒守备的长城不再是不可逾越的天堑,而是随时能够出入的邻家藩篱,光单于舆继位后,就三次入塞,新朝忙于镇压内乱,反击十分微弱。
而今日,单于舆亲临光禄城,要在此做一件伟大的冒顿单于都没做过的事:立一位汉家皇帝!
每每想起新莽的作为,单于舆就觉得恼火,先背信弃义的是新朝,给匈奴降级,乱改他们的名字,数次遣大军在边塞,还打算将匈奴一分为十五。
“王莽曾立宁胡阏氏之婿、右大将做了单于,放在常安,招揽胡地叛贼,另立王庭。”
“我为何就不能在草原,也立一个中原皇帝呢?”
人选是现成的,安定郡人卢芳,自三年多前在黄河畔欲配合匈奴取新秦中,被马援击溃后,一直流亡于匈奴。
他两个兄弟都死了,怀着仇恨,卢芳在匈奴又将自己胡编乱造的身世讲了一遍。匈奴虽知道不太可信,但单于舆对这个有匈奴血统的“刘家人”欣然接纳。近来随着新朝边塞大军南调镇压绿林赤眉,并州空虚,单于舆遂以胡骑万人击五原,一举攻占了黄河以北。
正式策立的地点选在光禄塞,这是匈奴朝汉的起点,单于舆的父亲呼韩邪,三次来此,南下谒见汉帝,如今双方关系却完成了调转。
作为匈奴的傀儡,卢芳穿戴着一身不伦不类的衣冠冕服,带着一群汉末出塞投胡,如今重新归来的”大汉忠良“拜在单于舆面前。
单于舆会汉话,他骑在马上,倨傲地对卢芳道:“胡本与汉约为兄弟,后来胡中衰,我的父亲呼韩邪单于归汉,汉发兵拥护他,于是胡对汉世世称臣。如今汉亦中绝,你作为刘氏后代来归我,我立你为帝,往后也要尊事于我,亦为兄弟之邦。”
“过去是汉为兄胡为弟,以后便是胡为兄汉为弟,如何?”
卢芳朝着单于稽首,那颗怎么砍都砍不完的头颅伏得很低,仿佛是马蹄下的草:“臣怎敢忘了尊卑,和天地所立,日月所置之大匈奴单于称兄道弟?”
他很清楚,自己能被拱上这个位置,全靠单于指定,这塞北的”汉“政权就是个空架子,卢芳孤零零逃到匈奴,亲信全失,汉时从西域、中原投靠匈奴的汉家忠良有文化,不信他的故事,这些人成了三公。而五原本地举事的边民、流民帅也不服他,这批人作为九卿,卢芳一个孤家寡人,若无匈奴支持,别说“光复大汉”,只怕明日就被人杀了头。
卢芳再度顿首:“汉匈关系最密切时,便是文景和亲,臣愿意迎娶大单于之女,自从以后,臣为小婿,而大单于为丈人行!”
“匈奴与汉,情同父子!”
……
“什么汉帝?什么刘文伯,欺我不知汉帝世系么?汉武曾孙怎可能活到现在!”
卢芳在五原“复汉”之际,还给并州各郡发去了“诏令”,宣谕他们早降大汉,共灭新朝,作为五原以南的大郡,上郡肤施县是较早接到的,一看那不伦不类的格式,再想起马援当做笑话与他们说过卢芳的事,马员就冷笑着将文书给撕了。
第五伦反于常安时,马员亦曾犹豫过,与其弟不同,他以为天下大势还是复汉兴刘,纵然新朝必亡,但第五伦想另起炉灶颇为困难,马援已经在第五伦那绑死,自己要不要发挥下士族大姓的特长,另投一家呢?只是为地缘所限,周边并无“汉”可投,只能硬着头皮响应第五伦。
如今在“匈奴汉“宣谕他投降时,马员却好似吃了一百只苍蝇那般恶心。
马家虽不是汉家忠良,甚至被汉武帝族灭过,但他的祖先马通亦曾出征匈奴,出酒泉至天山,降车师而返,说马通谋逆可惜,但对阵匈奴时,马家人也没虚过。
“我可不愿后世人提及马氏,除了谋逆外,还加上引胡入塞之恶名!”
此事反而促使马员坚定了决心,立刻派人去南方,将情况告之于第五伦。
随着北方大敌出现,匈奴的侵扰可能会更加频繁,现在他必须背靠第五伦了。
“唯望伯鱼早定河西,与上郡连成一片,如此方能给我方一点支援,保塞不失。”
……
而当第五伦接到北方消息后,只感慨良多,一是卢芳命大,其次便是随着新室崩塌,各方势力粉墨登场,天下无主,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代,到了。
他的时间,也更加紧迫了几分,现在大西北太乱了,往后指不定是内战外战要一起打。
既然上郡的骑兵来不了,第五伦也不犹豫,抵达重泉城次日,万脩已经在洛水上搭好了浮桥,与第五伦汇合后,大军渡洛!
这洛水可比灞水好渡过了,并非其更窄更浅,而是因为田况麾下不过万人,难以防御长长的河岸,索性将兵力集中到东南方的郡首府:临晋城。
第五伦过了浮桥后,立刻召来万脩,与景丹等军议:“规避野战,困守孤城,田况是在等待援兵?大司徒王寻,到何处了?”
万脩禀报:“已入旧函谷关,但彭宠将军在渭南派出的斥候已深入到京师仓,却未曾见到王寻大军,擒获零散西逃欲归乡者,说是王寻从风陵渡去了河东!”
河东?好家伙,这是开始军阀混战,争着占地盘了啊。
对此,第五伦亦喜亦忧,喜是田况又被猪队友坑了,没有后援,处于劣势,他的兵力不到第五伦三分之一。
麻烦之处在于,王寻带着六七万人撤过去,若让他站稳了脚跟,为往后第五伦攻略河东多了不少阻力,但转念一想,又暗道:“以王师祸国殃民的素质,或许不一定是阻力……”
一切都得等打掉田况这又臭又硬的家伙再说,大军驻于与临晋城仅仅一日之隔的大荔,第五伦对田况还是十分警惕,此人善用兵,多智谋,他遂令张鱼、第五平旦带着人,将大荔到洛水之间,每一条土塬沟壑都仔细搜索,勿要让后方藏了伏兵。
亏得这一带地势较为平缓,还不是典型的黄土高原,要是像新秦中的山坳一般,广袤百里之地沟壑纵横,当年马援就是往里面一钻,王师搜一个月都搜不完。
虽未能等到上郡的骑兵,但第五伦还是遇上了点意外之喜。
“大将军,鄜县人听闻将军反暴新,征河西,便举事响应,老朽带了乡党,特来助阵!”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为首的人年过半百,却是第五伦当年做师尉户曹掾时,带他去拜访宣秉、宣彪父子的鄜(fū)畴乡鹿啬夫,鄜县虽在洛水之东,但行政上被划归列尉郡,不想多年前结下的渊源,如今竟还派的上用场。
这群人往南走,途经的衙县、徵县,喊着“同去同去”,二县见田况大势已去,遂也举了第五伦旗号,人数越滚越多,竟至三四千。
虽然这场仗不一定需要他们,来了或许还会帮倒忙,但这份心意是要表彰的。
“十室之邑必有忠士,说的就是鹿啬夫这样的人啊。”第五伦记得,此人当年在自己小本本上是打了勾的,欣然接见,又问他名字如何称呼?
“鹿宰。”
“那君便是鄜县宰,兼任军司马了!”
多了这批生力军,包围临晋的兵力便足够,起码能当民夫来使唤,但就在第五伦打算向东推进,围攻临晋时,跟着鹿宰南来的徵县豪强,名为“李柏”者,却朝他作揖:“大将军不能只看前方的临晋,而忽视了后方的危险啊!”
第五伦孰视此人,面如冠玉,字为“子术”,遂问他:“君说的险,在何处?”
他的后方,是守着浮桥的三千后队,再往后,就不知其指的是波诡云谲的常安,还是北地观望关陇局势的原涉了,总不能是隔着上郡的五原卢芳吧?
第五伦甚至想到了鹿宰带来的这几千人,这其中会不会有田况的死忠混入?
李柏却摇头:“据小人得知,田况撤往临晋前,还在大荔以西留了数百人的死士,皆携干粮,就等着将军大队人马开到临晋,从后方袭之!”
“将军!”张鱼闻言不服:“从洛水东到大荔,吾等数日内走遍了每条山沟,将逃难的百姓都找了出来!”
第五平旦也喊冤:“商颜山也不高,就百步而已,树也被砍得差不多,臣亲自上去转过,绝无可能埋伏数百人。”
二人做事都很细致,确实是认真搜寻过,第五伦疑惑地看着这告密的李柏,却见他笑着摇头道:“也不能怪二位,因为田况的伏兵,不在地上。”
李柏手往下一指:“而在地下!”
此言一出,师尉本地人的景丹最先恍然大悟。
“你是说,龙首渠!?”
……
PS:起晚了,第二章在13:00(会晚一个小时左右)。
第三章在18:00。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