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五章:密談看書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午夜十二点。
黑色的教学楼像是站立熟睡的巨象,背脊上扛着黑云下的半轮缺月,偶尔响起杂音回荡在空荡寂静的校园里。
保时捷911上,躲在副驾驶里蜷缩成一块的曼蒂喝了一口咖啡,双腿屈起踩着脚下的真皮座椅,视线直直地盯着车窗外的路灯下昏暗的学员,以她的角度来看,远处的教学楼、图书馆以及音乐大楼几乎连成了一条线,而她蹲住的这条路是想要进去任意一栋楼的必经之路。
现在的时间是十二点整,如果今晚有什么秘密结社或者邪教仪式进行聚会的话,那么这个时间点正好,满足一切邪门歪道的时间观念。
而事实证明曼蒂还真没猜错,她在喝咖啡的时候忽然咳嗽了一下,放下了咖啡杯擦拭着嘴角压低声音看向了远处的通往树林的一条鹅卵石小道,那是大道上的一条分叉路,可以通过小路走进图书馆,如果不仔细观察还真容易忽略这条幽深小径。
“那是…转校生?”曼蒂眯了眯眼睛,她的视力很好,就算是在晚上也能清楚看见百米开外的东西,虽然没看见小路上一晃而过人的脸,但却确切地看见了对方的发色…醒目的暗红色,在路灯下格外耀眼。
这个学校里只有一个人顶着这头辨识度极高的头发,那就是白天跟曼蒂交谈过的那股转校生女孩,陈墨瞳。
“她果然也在这件事里么?这群转校生究竟是什么名堂?”曼蒂微微皱眉,她白天虽然在洗手间外没看见聊天两人的样子,但却听到了彼此称呼的名字,苏茜和维乐娃…她询问过一年级学生后发现这两人居然都是转校生。
这群转校生在调查之前两次案件的凶手?为什么?总不能是他们是隔壁某个侦探社过来的实习生吧,一群人凑在一起比谁破案快?
蛮离谱的。
曼蒂摇了摇头把咖啡杯轻轻放在了凹槽里,轻手轻脚地抠开了车门溜了下去,一路摸黑弯着腰小跑跟上了走进小径里的陈墨瞳。


进了教学楼,曼蒂一下子就迷路了…见鬼了,这陈墨瞳走路真没声音的吗?对方前脚进教学楼她后脚跟进去就完全找不到人影儿了,脚步声完全一点都没有,走进教学楼后整个走廊和楼梯都安静得像死了一样,一点杂音都没有。
连带着曼蒂也忍不住把自己的脚步继续放轻了,从教学楼一楼摸索了过去,每个教室前都驻足一会儿再离开,甚至连男女厕所都往里面探了探头——谁说邪教就不能在厕所里开会了?说不定人家还能拿大粪往墙壁上涂撒旦符号呢。
一直地毯式搜索到教学楼的三楼时,曼蒂才终于听到了一些细琐的杂音,是从阶梯教室传来了的,她无声地潜了过去没有带起一点波澜,如果这一幕被录下来重播的话,大概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做出如此完美的潜行动作,像是一只在黑夜里捕食的雌豹,身体的每一根线条都贴在了黑暗中难以分辨。
“已经…三个…切断…回去…”
当靠近阶梯教室时,曼蒂已经隐约能从门后听到一些动静了,越离大门静一些就越能听得清声音,直到她大着胆子蹲在门侧时才完全听清了里面的对话,但对此她还并不满足,居然还直起了身子试图从窗户窗帘隙开的一角看清里面的情况。
在昏暗的阶梯教室里,没有灯光烛火点明,只有教室内侧的窗户拉开了窗帘,外面照入了外面白霜似的月光落在了教室里每个人的脸上。
在看清教室里聚集的人时,曼蒂忍不住憋了一口气,目光死死地锁定在了阶梯教室的讲台上。
在那里,带着银霜的金发男生坐在了讲台上,双手揣在兜里平视着台下的所有人,眼眸里映着月的霜辉。
这个男生曼蒂是认识的,恺撒·加图索,转校生之一,在仅仅半天时间内让整个年级都知道了他的名字,并且混入了兄弟会中站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这换作任何一个新生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伟状。
平时恺撒·加图索看起来完全像是亲和力满的暖男风格男生,但现在阶梯教室中那个金发的男生的气场简直压迫地让人无法呼吸,海蓝色的眼眸里没有了往常的柔和,取而代之的只有高效的冷厉和决绝,眼里那轮蓝色的月亮幽冷得让人心抖。
在阶梯教室中最前排的地方坐着的是曼蒂同样认识的转校生楚子航和陈墨瞳,再之后阶梯教室里纷纷坐着一群曼蒂陌生的人…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群人清一色都是转校生!
如今每个人洒满月光的脸上都带着她读不懂的肃穆,那股令人窒息的气场和氛围完全与这所学院相违和,让人感觉他们根本就不该是出现在这里的人!
“被‘切断’的三个专员里有两个是我们的人。”
讲台上的恺撒开口了,“还有一个是狮心会的人,论血统,不带任何偏见的说,狮心会的确普遍要高一些,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所以接下来的任务我建议将情报汇总到狮心会这边,学生会进行辅助工作,完成凶手的缉捕。”
教室第一排的楚子航双手交叠在一起,微微颔首算是认可了恺撒的话,“现在对于凶手我们还没有可靠的情报,饵已经抛出去了,但凶手似乎并不想咬这个饵。”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八十五章:密談看書
“执行部给我们提供了凶手的照片,但我们的人找遍了整个学校,问了很多人都没有人说见过这个人。”楚子航另一侧的兰斯洛特低声说,“是不是我们搞错了搜索范围?对方可能真的不在这所大学里?”
“可能性不大。”陈墨瞳开口了,摇头说道,“一个凶手打造出这样的乐园,唯一能享乐的方式就是在一个相对完美的位置静静地观察着乐园里的一切发展和动向。”
“你肯定吗?”兰斯洛特身后一排上的苏茜问。
“我对整个卡梅尔小镇进行了一次侧写。”陈墨瞳说,“以造物主的角度进行了一次侧写…事实证明,这所大学给我直感最强,如果冥冥中存在着一个剧本,那这个剧本就是围绕着这所大学进行的。”
“剧本的舞台是1984年的一所美国大学?‘水晶湖杀人案’还是‘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做了什么’?”教室后面有男生叹气,“范围太大了,凶手很难找到啊…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如果坚持不了的话不强求,感受到无法忍受的剧烈排斥就直接‘切断’脱出。”恺撒抬头扫视了所有人一眼,“待在这里对血统的要求很高,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就算是我也会经常感觉到难以遏制的脑神经疼痛…谁也不知道如果真的在这里死了,会发生什么。”
“我有个想法,或者说是猜测。”楚子航开口了,抬头看向恺撒,“这两天的时间里我进行过几次尝试…似乎在说出‘敏感词’和‘敏感信息’时,这个世界的排斥感会相对增加很多,我觉得其他人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算是游戏规则吧。”恺撒单手摁了摁太阳穴认可了这个说法,“凶手并不想我们拆穿真相,我们在这里举步维艰,弗兰克教官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昨天阿玛拉的事情又给了我们一次提醒…没有血统的我们在这里乱说话、乱来真的可能会死…现在麻烦各位交流一下情报。”
阶梯教室里每个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开始一个接着一个举手阐述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清一色都是有关卡梅尔学院的,上到成绩表上排名前十的学生个人信息,下到学院过去的历史和一些流言传说…甚至还有人把教导主任的三个情人都挖出来了,细细剖析她们的身份和家庭背景。
而教室外的曼蒂却是整个人都紧绷起来了,这群人真的是学生吗?为什么会调查这些事情,而且他们好像真的知道阿玛拉的事情,并且还很清楚一些她不了解的内幕…这群看似转校生的家伙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来到这里的?!
“信息很少,这才是第二天,但我们还是得抓紧了,迅速排查这所大学的可疑人员,寻找是否有足够嫌疑构成疑点的流言、学院传说什么的,我们得抓住每一个蛛丝马迹,找到凶手就能解决这一切。”在汇总结束后,恺撒拍了拍手说道。
教室里的人们脸上都露出了遗憾的表情,现在他们才只到了一天,的确没有什么时间收集情报…在没有诺玛的支持下,或许让狗仔部的那群人来效率更高…可狗仔部那群人血统似乎都普遍不高吧?让他们来这里无异于是送死。
“那还要继续尝试唤醒他们的记忆吗?”陈墨瞳忽然抬首说,“其实我这边碰到了个特别的案例有些奇怪,让我感觉像是一个突破口。”
这句话出口,整个阶梯教室的人都略微振奋了起来,看向了面色平静的陈墨瞳,恺撒也是微微一愣下意识问道,“你最近接触了谁?”
“曼蒂·冈萨雷斯。”陈墨瞳说,“这个名字你们应该并不陌生。”
楚子航抬起了头,而其他人眼中都是掠过一丝明悟…这个名字他们的确不陌生,在这个学校仅仅是一天的时间,就直接或者间接地听到过这个名字,同样的,这个女孩以前也跟他们一样,同样是卡塞尔学院的一员。
“在卡梅尔大学的学员和教授老师中都很出名,舞会皇后,选美冠军候选,国际象棋冠军,全额奖学金获得者…我经常在想,如果这是一部电影,那么她大概就是电影里的女主角了吧?”陈墨瞳说,“正巧的是她似乎也是卡塞尔学院里的一员,在现实里你们有谁跟她熟悉吗?”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了起来,曼蒂·冈萨雷斯?似乎听到过这个名字…好像是完成了什么任务获得了嘉奖?但具体见没见过…无论是大一的还是大二的都没人说话。
“她好像是我们学生会的干部?大四学生,实习过程中陷入了这次事件里。”恺撒自然认识曼蒂·冈萨雷斯,昨天她也才跟对方搭过话…但这也仅仅是在这个卡梅尔学院里,并非卡塞尔学院。
他以前是熬夜背过学生会所有的成员名单,所以才略微记得自己知道有这么一号人,不过也仅限于成了,在卡塞尔学院里他甚至没跟这个曼蒂·冈萨雷斯正面对过一次话。
可这时有一个人举起了手说:“我想我熟悉她。”
举手的人是楚子航,教室里的人都看向了他,就连窗外的曼蒂都看向了他,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错愕。
“你认识她?”陈墨瞳低头看向下面的楚子航问。
“她的导师是曼施坦因教授,而林年也是曼施坦因的学生。”楚子航说。
大家脸上都涌起了恍然,都知道楚子航跟‘S’级私交很好,‘S’级跟冈萨雷斯的关系不错,那么连带着楚子航也熟悉这个号人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她对昨晚阿玛拉遇见的事情有反应。”陈墨瞳进一步说道,“我利用侧写的技巧引导她自己清楚地描述出了那只怪物的样子,并且在之后她表现出了相当的不适,并借口去了洗手间。”
“我们三人都或多或少试探过她,她和其他人表现出来的反应差不多。”陈墨瞳玩着手中的圆珠笔边转边思考着说道,“但挺有意思的是,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细节…这所学院大多数的学生和教师都是原本我们的同伴,卡塞尔学院的学生或者教员…大家都是混血种,凭什么曼蒂·冈萨雷斯在这群人中表现得最为优越?”
每个人都愣住了,陷入了思索。
恺撒瞬间理解了陈墨瞳的意思,“然而她在卡塞尔学院里却显得那么默默无闻,甚至需要我们努力去回想才能想起有她这号人的存在。”
“如果曼蒂·冈萨雷斯是‘S’级,那么她在这里表现得一样突出我不会觉得奇怪,但似乎她在学校里的血统评级也不是那么优秀啊。”陈墨瞳用桌面轻轻撞着圆珠笔头,扭头看向夜色里的学院,“我的直觉告诉我可能这次任务的突破口在她身上,说不定凶手还可能借用了她的模样,这样她那异常的优秀似乎就说得清了…”
“那想搞清楚这些疑点我们得想办法抓到她…”兰斯洛特低声说。
“可能很难,但可以着手准备。”恺撒沉默了一下同意了这个方案,“在没有突破口的情况下,这似乎是我们唯一能尝试的机会了。但切记不要重蹈弗兰克教官的教训,那种事情有一次就够了,我们本来人手就不多了,无法承受更多减员的发生。”
“第一次尝试总会有意外发生,谁也料不到弗兰克教官的抵抗会那么激烈。”兰斯洛特忍不住低声说道,因为那一次行动是狮心会的人主导进行的,失败肯定也会算到狮心会的头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我没有责怪任何一边的意思,只是进行照例提醒。”恺撒淡淡地说,“虽然曼蒂·冈萨雷斯在现实里的血统评级不高,但根据她在这里表现出的异常,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真要对她出手,到时候她一定很难搞定,所以伏击必须做到面面俱到,这次行动也将由学生会和狮心会配合进行。”
“我没有意见。”楚子航开口,然后沉默。
“动手的时候记得稳定她的精神状态,最好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下手。”陈墨瞳说,“在上次的盘问中她已经表现出一些异常了,话聊到一半就直接丢下我去了洗手间,她对我们这群转校生似乎开始有了戒备了。”
“那样的话我准备…”恺撒张口正想进行布置,但却立刻被教室里一个陡然升起的声音打断了。
“等等…洗手间?你们当时谈话的时候是在几楼进行的?”教室中一直安静着的苏茜终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骤然抬头看向陈墨瞳瞳孔如针缩般聚集。
“三楼…怎么了?”陈墨瞳扭头过去问。
“三楼…那时候我们也在三楼…当时你们谈话的时间是几点?”苏茜一旁的维乐娃脸色也微微变了。
“上午接近中午点下课的时候。”陈墨瞳回忆了一下说。
“三楼只有一间洗手间。”苏茜和维乐娃对视了一眼,眼眸中掠过一丝惊然,两人的脑海中都浮现起了那满盈的水池和无人关闭的水龙头。
她们几乎是同时扭头看向了阶梯教室的窗口。
一瞬间,教室外陡然响起了毫不掩盖的剧烈奔跑声!一阵黑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从窗帘的缝隙中飞驰而过跑向了楼梯!
“联系放风的人,抓住她!”恺撒最快反应过来,知道这场秘密聚会居然因为阴差阳错暴露掉了,低吼了一声,矫健地跳下讲台豹子似的冲向了教室门口。
可跟他反应近乎一致的还有还有翻越课桌飞奔向门口的楚子航,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踹开了阶梯教室的大门,冲进了走廊,抬头就看见了远处那几乎是手脚并用,在光滑的地板上甩尾刹车,逃亡般扑向楼梯的那个金发女孩!
“冈萨雷斯!”恺撒几乎瞬间就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优美都市异能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八十五章:密談閲讀
楼梯口的曼蒂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愤怒和恐惧,头也不回地就冲了下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