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四百一十三章 人間夢閲讀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只是开了一条缝隙,灿烂无比的宝光便是从那宝库当中涌动出来,白泽和师北海两人联手,才是将那宝光在这天地之间所造成的异象给压了下去。
“云道君,请。”两位太乙道君如同一个门神一般,分别立于这门户的左右,然后云中君独自一人缓缓的踏进了那宝库当中。
进入宝库当中之后,映入云中君眼帘的,便是一株通天彻地的宝树,宝树上无穷的光华闪耀。
树梢上,每一条枝杈,每一片叶子上,都有莹莹的光辉随之而动,细细看去,这一株宝树,赫然便是用无数的宝物所堆砌而成的。
灵根,神材,灵宝等等,按照不同的方位勾连在一起,分别化作这灵根的根茎和枝叶,此外还有更多的就算是以云中君的见识,也都认不出来的东西如同是树皮一般贴在其间。
再看去,这一株宝树上,每一件珍藏所在的方位,不同珍藏之间的排序,也都是自有其玄妙。
在那特殊的排列之下,这无数的宝物,便是形成了一道玄妙无比的法禁,既是在孕养这些宝物的灵性,但同时,又在一定程度上压制着这宝物的灵性,令其不至于生出自己的灵智来,此外,这无数的宝物之上所引动的力量,更是被这法禁串联于一处,化作庞大无比的力量,任何人想要私自从这宝树之上摘取宝物的话,都必然会迎来这宝树毫不留情的反击。
就算是云中君身为太乙道君,在感受到蕴藏于宝树之上的力量之后,也不由得暗自心惊肉跳——诚然,那宝树上的力量奈何不了他,但若是他和那宝树上的力量直接交锋的话,那宝树之间的力量平衡,必然会因为这力量的碰撞而被打破,然后那宝树上无数的宝物,都是因此四分五裂,各奔东西,这所引起的动静,足以是令整个宝库都随之崩溃,然后潜入宝库当中的人,自然就会被闻讯而来的东皇太一他们给堵住。
站在这宝树的面前,任由宝树上所绽放出来的宝光从自己身上扫过,然后云中君的身上,白泽道君和师北海联手留下的印记显现出来,令那宝树所在地方的时空都为之凝滞,宝树上那强绝无比的力量,亦是缓缓的散去。
“选一些什么东西呢?”云中君沉吟着。
对于这所谓的宝库,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需求——修行之所需,法财侣地。
后两者暂且不提,但前两者当中。
法,云中君不缺,这天地之间,从来没有任何一位太乙道君会缺少修行的法门。
而财,于内,是气运,于外,则是灵宝,这两者,云中君同样不缺,气运,他的气运已经是都彻底的化作了无穷的紫意,他每天以神通所那些游历的气运当中所凝结出来的运钱,堪称是不计其数,任他怎么挥霍,都不可能挥霍干净,至于说灵宝,虽然他还没有先天灵宝伴生,但是他手中一刀一剑两柄神兵,已经是足以应证他的道途,承载他的大道,是以,云中君对那所谓的先天灵宝也没有什么觊觎,一直都是抱着一种随缘的心态,有固然欣喜,没有,也不见得有什么影响。
从这方面而言,云中君可以说是这天地之间一个最为典型的修行者,藏锋于内,一心潜修,万事万物,皆不假外求。
“罢了,且先看看眼缘吧。”云中君摇了摇头,然后围着那宝树转了起来。
那宝树之上,天庭自建立以来,所有的藏珍,便都是在云中君的面前显现出来。
组成这宝树根须的,乃是无数灵根的种子,每一粒种子,都是千挑万选而出,蕴藏了无穷的生机,同时也吞吐着无穷的生机,维系着这宝树上所有宝物灵性的源动力,皆是源自于此。
这其中,云中君甚至是看到有先天灵根的果实所留下的果核——只要精心侍弄,虽然这果核最后种出来的灵根,比不得先天灵根,但却必定是先天灵根之下品质最高的灵根之一。
对于任何一个部族而言,这样的东西种下去,都必然是部族当中最大的底蕴,可惜,对云中君而言,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用处。
……
“等等,这东西是什么?”当云中君沿着那宝树的枝丫缓缓往上,一路至于树梢顶上的时候,一卷如同水流一般流淌不定的布帛,便是落入了云中君的眼帘。
这布帛盖在宝树的顶上,宝树上所有的藏珍每一次变幻位置的时候,都会在这布帛上留下隐隐的痕迹,以至于这布帛上的力量,显得驳杂无比。
再加上这布帛既不是什么自有玄妙的灵宝,也不是什么灵性天成的神材,可以被祭炼成上好的神兵,只能勉强算是一种奇物,再加上其坚韧异常,不受天地之间绝大多数真火的灼烧,想要将之凝练成为至宝,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的功夫,是以这布帛立于宝树的最顶上,异常显眼,但前前后后数十万年,无数的神圣往来于这宝库当中,却是谁也不曾对着布帛动过心思。
但偏偏,云中君一见到这布帛,立刻就是觉得这布帛深合他的眼缘,和他所修行的大道,更是隐隐的有所契合。
略一思忖,云中君便是从衣袖当中勾出一抹刀光,常伴于他身侧的森罗万象刀出现在他的手上,刀光如水流淌起来,如梦似幻。
自踏入修行以来,云中君所经历的一切,以及他所参悟的一切,便都在这刀光当中战术出来。
恩仇,得失,进退,还有他所有的斟酌,犹疑等等,乃至于时空,真幻,虚实,气运,命数,以及那天地,都在这刀光当中不停的变幻着。
而在刀光舞动之间,那布帛当中,同样是有一模一样的刀光涌现出来,和云中君手上的刀光交相辉映,便如同是水中月,梦中花一般。
看着面前的那一卷布帛,云中君只觉得那布帛当中,还藏了另一个自己,正通过这一卷布帛和自己相互沟通起来。
“你认命了吗?”恍惚之间,那布帛所映照而出的刀光当中,有一个身影从中显现出来,嘴角之上,挂满了冷笑。
“修行者何时认过命?”云中君只是一抖手中的刀光,那显化出来的虚影,便立刻是随之崩溃,但下一刻刹那,那虚影立刻便是又从映照的刀光当中浮现了出来。
“你觉得你不认命?那这天地大势在前,你又做过什么?”
“你什么也没有做,也只是随波逐流,口中说着是顺势而为,但实际上,就只是一无所为而已!”
“龙族神庭崩溃,你说你不曾受过龙族的恩惠,所以你袖手旁观……那也就罢了。”
“但如今,天庭当中东皇太一以诚待你,你又是如何回应他的?”
“难道你还打算看着龙族神庭崩溃一般,要看着天庭溃灭,甚至于悄然在其中推上一把,以整个天庭的遗骸来铸就自身?”那身影脸上的哂然越发的显得冷冽,越发的显得嘲讽,越发的令人觉得刺眼。
“怎么可能!”在这‘质问’之下,云中君自诩古井无波的心绪,也不由得一阵刺痛。
“怎么不可能呢?”当云中君手中的刀光再度落下的时候,那身影在刀光之下,却依旧是巍然不动,“你看,你自己都在犹豫,你的刀光,都不是那么的锐利了。”
那身影轻轻的伸出手,将迎面落下的刀光拨开。
这是自带着大军回转星空以来,就一直藏在云中君心头的最大的迷茫!
一方面,是这太一天庭注定要坠落的结局,从理智上而言,越是在天庭的实力将要接近巅峰的时候,云中君才越是要抽身而退,如此一来,他既能够得到超然无比的声望和美名,同时又能够在那一场巫妖大劫当中从同脱身。
但另一方面,却是东皇太一对他所寄以的无限信重,将生死都托之于他手的信任,就算是在之前,云中君当着所有人的面质疑东皇太一的‘天帝之路’,但东皇太一却依旧是不曾对云中君生出任何的芥蒂来,然而是在那无数的神圣们对云中君施以恶意的时候,竭尽所能的维护着云中君,令云中君完全不至于受到那些恶意的影响。
从情感上而言,云中君实在是难以说服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这天庭走向崩溃,眼睁睁的看着东皇太一走向陨灭——东皇太一在坦诚天帝之路的时候,云中君的发声,便是他对东皇太一最后的试探。
在那试探当中,东皇太一的表现,但凡是叫云中君有一丝半点的不放心,云中君都会果断无比的准备要从这星空当中抽身而退的一应准备,但偏偏,东皇太一的表现,却依旧是无可挑剔,对云中君的信任和维护,也不曾有丝毫的折扣——再加上进入宝库之前,白泽道君对云中君所说的,东皇太一心心念念的要为云中君寻觅一件周全性命的先天灵宝之事,这其间的种种,实在是叫云中君无法下定舍了东皇太一而去的心思。
“人不负我,我不负人!”
“巫妖终局又能如何?太一陛下以诚待我,我自当以诚报之——至不过,也只是和他一起陨灭,和天庭一起崩溃,如此而已,反正,有三清道人在,就算我陨落,也不担心星辰一脉的神圣就没有了任何的倚靠!”
第三道刀光,从那森罗万象刀当中亮起,刀光之下,一切的尘埃杂念,皆是随风而去。
如梦似幻的刀光过后,云中君只觉得自己浑身内外上下,都是一阵无与伦比的通透,就如同是以免被埋藏在尘埃当中的明镜,一朝之间就被拂去了所有的污渍一般,如同濯濯明月,照彻千古。
这刹那之间,云中君真的是有一种‘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而今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的感觉。
那星辰戮神刀,在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精进到了‘三垣’的层次,距离无数万年之前紫薇帝君极尽巅峰斩灭混沌之巢的那一刀,也只得半步之遥,距离那只在斗姆元君他们推衍当中的星空的层次,也只得一步之遥而已。
然而,在此刻他这一刀落下来的时候,他本就跳出了星辰戮神刀柯巢的这一刀,便立刻是拐向了一个全新的层次。
这一刀当中,任是谁来,都看不出有半点的星辰戮神刀的痕迹——这一刀,不再是属于星辰一脉的星辰戮神刀,而是独属于云中君一个人的神通。
那布帛,原本能够映照出云中君所有的刀光,而这一刀之后,那布帛当中无穷的光华涌动着,想要复刻出云中君的这一刀,但任由那光华如何的涌动,布帛当中都始终是一片空空如也,而原本在云中君面前的那连星辰戮神刀都斩不破的欢迎,亦是随之烟消云散,不留痕迹。
一时之间,云中君竟是完全搞不清楚自己所看到的那幻影,到底是这布帛所映照出来的影子,还是说至始至终,那幻影都只是他自己在无与伦比的迷茫之下所产生的心魔,但这一切对于云中君而言,已经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一刀的名字,唤做,人间梦!”云中君一边出声,一边用森罗万象刀在那布帛上一挑,那布帛便立刻是从那宝树上被摘落下来,缠在云中君的森罗万象刀上。
于是看上去本就迤逦无比的森罗万象刀上,登时便是有一层蒙蒙的薄雾于其间萦绕着,就好像是在萦绕于凌冽刀锋之下的寒意一般,但偏偏,这‘寒意’之下,却不会叫人察觉有丝毫的危机感,反而是令人平添一抹想要亲近的感觉。
显然,在一改云中君的心境,直接扫清了云中君心头迷茫的同时,这能够映照万象种种的布帛,和云中君的那森罗万象刀,更是有相得益彰之感。
……
取走这布帛之后,云中君对这宝库当中其他的东西,便是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惦记,直接便是转身出了这宝库。
“云道友你果然在这宝库当中取了东西。”云中君才从宝库当中出来,宝库之外的白泽道君便不由得是哈哈大笑起来。
正当云中君不解的时候,白泽道君便是出声给云中君解释起来。
“云道友有所不知——在你进入宝库的时候,我和师道友打了个赌。”
“我认为,以云道友你的心性,不会拘泥于那先天灵宝的诱惑,而是会全凭眼缘,看中了什么,或许一时心动便顺手取了,而师道友则是认为,云道友会不舍东皇陛下陨落的那周全性命的先天灵宝——毕竟,对于那先天灵宝的下落,东皇陛下已经是有了些线索。”
“两位道友倒是好兴致。”听着白泽道君的话,云中君也不由得一笑——在那宝库当中一扫心头的尘埃之后,云中君只觉得自己和这庞大无比的天庭之间,却是又多了几分牵绊,而他在白泽道君和师北海的面前,也是显得更加的挥洒自如。
“不知道两位道友以我为阀,却是赌了些什么?”云中君笑着问道。
“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上一个纪元的时候,那帝君醉乃是天地之间最好的佳酿,奈何神庭倾覆的时候,帝君醉的酿造方法就已经失传,不过我等归返天庭之后,师道友闲极无聊之下,便是重新推演了那帝君醉的酿造方法,想要重新酿造出那帝君醉来——这不,距离他藏下的第一窖逍遥醉,正好是九千九百九十年,正好就到了出窖的时候,我和他赌的,就是这一窖逍遥醉的归属。”
“托云道友的福,这一窖逍遥醉,可就是我的东西啦。”
白泽道君开怀大笑起来,显然,他惦记师北海那不知道到底酿造成功没有的帝君醉,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喝,白道友行事可不够周全。”听闻,云中君脸上的笑意同样也是盈盈可见,“既然是托我的福赢得了这一窖逍遥醉,难道白道友就打算一人独享,不和我分润一二不成?”
见了云中君的态度,白泽道君心头便是一动,不由得悄然和师北海对视了一眼,本能的,便是回应起来道,“云道友既然也想尝一尝这逍遥醉,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我还正愁着,要和谁一起看看,师道友这逍遥醉,到底酿造成功没有呢。”
“这人选吧,关系太远了呢,怕伤了师道友的颜面,而关系亲近的,却除了云道友你以外,一个个却都在闭关,我纵不好因为要看看师道友的笑话这件事惊得他们纷纷出关。”
“云道友你愿意来做个见证,自然是最好不过。”白泽道君不由得抚掌,而师北海的脸色却是在刹那之间就苦了起来。
“见证?”云中君的眉头不由得跳了跳,“莫非,两位道友除了拿我打赌之外,还赌了什么别的东西?”
这一下,白泽道君的神色也是随之苦了下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