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801章 不能免俗的新年日常讀書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我知道我知道,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林凤女士自己个下意识的絮叨重复。
时至今日,她早已知道平校是谁,一听方年说这话,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再说……
从方年同学的反应上也能看出来一些。
一上午的接打电话都是稀松平常的姿态,唯独到这个电话就变得沉稳认真冷静起来。
方年也看到了林凤女士这幅模样,笑笑没多说。
“……”
大年初一的上午,以平校亲自拨打的拜年电话为注脚收尾。
这会儿方正国同志跟喜欢凑热闹的方歆小朋友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该说不说的,今天上午大概是方歆最忙碌的一个大年初一。
不像从前需要出门拜年,也不想平常时候会被林凤女士管着,简直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
在餐桌旁分别落座后,林凤女士念叨了几句:“下午可以出去走走,看看申城过年有什么不同……”
“……”
方年接过话头说了两句:“正好去城隍庙看看。”
按照棠梨一带的习俗,正月初一午饭后就不再正式拜年,一般也不会在下午特地去谁家正式走动。
当然,娱乐性质的活动比如打牌、唠嗑那没问题。
所以,方年也是不会在这天下午再拜年走动。
方正国、林凤就更不会了。
见方年也认同,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午后,方年自己开车载上一家人出了门,也是直接就去了浦西。
半道上方歆就被方年撺掇开始放起了小烟花。
嘴上还咬着个棒棒糖。
今天方歆连头发上都扎了个小红发箍,脚上也是小红鞋,红红火火的样子。
算起来从今天开始就是方歆的第一个本命年了。
走了一小会后,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方歆就拍拍手收起了烟花。
边走边看着方年,拖长着音调道:“哥哥~你是后天要去小语姐姐家吧?”
“我能不能跟着一块去啊?”
方年偏头望向方歆,故意逗弄道:“那你得问问你小语姐姐喜不喜欢你去。”
“我是个大人了,你不能跟去年一样哄小孩子!”方歆扁扁嘴哼声道。
见状,方年乐了:“行行行,带你去带你去。”
“不过这次咱们得坐民航的飞机,你还要去吗?”
方歆眉头轻皱了下:“就是买票的那种飞机吗?”
“对,你秋荷姐姐那架飞机的机长也回家过年了。”方年解释道。
闻言,方歆一点不在意:“没问题,我又不是没坐过民航!”
“那行。”方年轻轻点头,顺便摸了摸方歆的脑袋。
“……”
关秋荷的私人飞机不用的时候都停在浦东机场。
比如现在就停靠在浦东机场。
还是年前方年往返湘楚用了下。
关秋荷往返老家是不用飞机的,以申城到金华的这点距离,关总坐飞机比坐车要繁琐许多。
离得最近的是义务机场,倒是能停靠湾流G550这种飞机,但航线距离才200公里出头。
以浦东机场的繁忙度,从申请航线到排队,坐车早都到家了。
方年寻思左右就这一趟出门,就给机长们放了假。
正月初一,过得平安喜乐。
正月初二,宅家发呆。
今年不用跟随林凤女士去外婆家拜年,就显得很是无所事事。
当然啦,只是林凤女士这么觉得。
方年、方歆是在院子里玩烟花,不亦乐乎。
方正国则基本把心思放在准备三餐上。
生活条件改善了,这大过年的,也不仅仅是大鱼大肉这么简单的应付,还有一些比较不容易见到的食材处理。
方正国虽然不一定会料理,但他也是会用手机,会上网查的。
于是……
就独剩林凤女士有点闲,只能看看电视、玩玩手机、发发红包打发时间。
…………
正月初三。
一大早,林凤帮忙拾掇好了行李,尔后方年带着方歆离开了君庭别墅。
从虹桥搭乘东航的航班飞往羊城。
这次方年别说直接走到飞机下面,连要客通道都没混上,老老实实的从机场大厅进头等舱安检入内。
一般有钱能拿到航司发放的白金卡或者邀请制超级白金卡,但这不是真的要客。
要客是民航系统里面的,基本上较大规模的机场都有专门的要客服务部,是单独针对这拨人进行服务的。
方年倒是听过一嘴,分两种,单V和双V。
双V是四副两高,以及同等职级的一小撮撮人。
单V倒是副部以上、两院院士等,范围比较广泛,还可以发给公司认同的重要旅客。
这种被公司认同的重要旅客,也不是一般有钱能混上的。
倒是说单V这个,方年如果真想要,凭方总的排面,还是比较轻松的——
他可是跟平校同排坐过飞机的人,当时同行的民航大佬主动递名片,喊一声方总的人。
可惜方年同学并不想要,双V他也不可能混上。
再说就算是双V,相比之下还不如私人飞机舒服,总归还是民航航班的范畴。
方年又不稀罕在机场休息条件的好坏,他多数时候都是掐点到机场的;至于机上待遇,怎么也不可能比得过私人飞机。
倒是稀罕平校乘坐的那种民航航班,还能跟俩小飞机,就挺棒的……
春节期间出行的人并不多,整个头等舱就方年跟方歆兄妹俩。
倒是说空乘小姐远比平日里要热情得多。
毕竟中华上下五千年,也难逃一句大过年的。
八点多从申城上的飞机,十点出头就到了羊城,再然后直奔北站,前后约莫一小时后到了韶州。
再然后一出站就见到了陆薇语,她正跟那搓手吸鼻子。
申城天冷,大广东的气象条件也不咋的,适逢降了温,冷风呜呜的,就不是很舒坦。
陆薇语见到方年拖了俩行李箱,方歆背了个小书包,有点吃惊:“你这是要跟小歆在这边常住啊?”
“没有啊,都是给你家带的一点小礼品。”方年笑着回答。
“从申城提溜过来的?”
“嗯,我妈装的,我也没具体看。”
“我就说嘛,要是你肯定在羊城或者韶州买,反正全国各地都一样。”
“大过年的,别说得这么直白啊。”
“嘻嘻……”
陆薇语嘻嘻一笑,拉着方歆先上了车。
显然,从申城跑到了韶州的方年同学还得自己开车。
方年倒是无所谓,方歆逐渐长大了,带她出门也不麻烦,他这一路过来也不费劲。
只是……
到陆家院子里停好车,孙蓉跟陆文林出来见到陆薇语从后排下来,孙蓉女士脸色就是一变。
方年的这位准丈母娘可真真是陆薇语的亲妈,先把陆薇语拉过去小声训斥了句:“你怎么接待客人的!”
然后才满面笑容跟搬完行李的方年打招呼:“新年好,方年,小歆也来啦,快,进去坐。”
方年微笑道:“伯母新年好。”
方歆也跟着说:“伯母新年好。”
接着方年又说:“伯母,伯父,这两个行李箱是我爸妈给您二位带的礼品,他们让我代为祝您二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行李箱里面一点方年、方歆的个人物品都没有。
纯粹是为了便于携带才选用的行李箱,方年也是个懒人,都没再拆开,其实他知道里面都是一包包打包好的礼品袋。
“谢谢谢谢,你父母太客气了。”孙蓉连道。
“……”
也没在门外面久待,很快就进了屋子里面。
如往年一样,大年初三这天,老陆家客人很多。
去年是特地来看跟陆薇语订了婚的准姑爷,今年也不例外。
有人喊:“呦,姑爷来啦。”
“这就是方年啊,比网上看到的图片还帅!可以啊。”
“……”
方年都没坐下,先跟一大家子亲朋拜了年,客客气气的散烟。
他这眼瞅着都算是女婿了,半个主人,也得有点主人礼节。
在方年准备落座的当口,陆文林跟孙蓉从厨房探头喊了声吃饭。
也就是说,方年同学来老陆家拜年,直到吃午饭前都没混上个座位。
陆薇语还挤眉弄眼的,那意思就是在说:我家先生实惨。
“……”
一大家子男女老少十七八个坐在一张长条餐桌旁,倒也不挤。
老陆家原本的条件还是可以的,这栋二层小别墅内里空间还是蛮大的,餐厅同时容纳个二三十人吃饭都不是问题。
开了席,大家的话匣子就扯开来。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不能免俗的,几句话就转到了方年跟陆薇语身上。
“小方啊,去年我们在电视上都看到你好几次,网上消息也不断,跟我们说说?”
方年笑呵呵道:“劳您念叨,我就是沾了陆薇语的光,她是大公司中层领导,我走后门进去当她的实习秘书,碰巧有那么个机会,就上了电视。”
话音刚落,立马有几个好奇的声音:“啊?那跟领导握手是什么感觉?”
“薇语不是总经理吗?怎么还只是中层?”
“我记得薇语自己也说就是个打工仔。”
“……”
方年微笑着应付:“具体的陆薇语更清楚。”
陆薇语接过话头解释起来:“只是集团下面一个小公司的经理,上面还有总公司的头头脑脑,总公司上面还有董事会的头头脑脑的……”
“哦,原来是这样。”
大家一副恍然的模样。
话题一下被岔开,扯到了工资这方面。
陆总这就大大方方的说了:“年薪一百万出头的样子,干得好才能拿全薪,干不好还会扣掉一部分绩效。”
“嚯呦!”
大家纷纷感叹一声。
这波陆总一点都没撒谎。
其实包括之前陆总说的也不是谎言。
倘若陆薇语只有一个前沿科学的总经理身份,在前沿系里面真就只能算中层。
首先前沿公司的几个核心部门都有对子公司的管辖、审计权,尤其是针对干部,前沿公司的CEO自然也有权管辖子公司总经理。
再后面还有前沿办公室,以后还会有前沿办公室试用生,这两者都有权限管辖到温叶这一级,就不用说前沿科学的总经理了。
目前的架构就是前沿办公室→前沿公司→各子公司。
大体上等于是政常→國院→部/省。
部省同级,但部面向范围更广泛,有一定事务批复权限。
也是前沿将来要调整的方向。
现在的前沿科学属于例外,有权管理所有实验室,但实际上应该是平级机构。
将来陆薇语卸任前沿科学总经理一职,就会逐渐恢复正常态。
即前沿科学等在内都只是平级行政职能部门,起到协助、协调、法务、商务及部分销售等职能
“……”
感叹几句后,被岔开的话题又拉了回去。
“我记得方年有一次上电视是因为学校的演讲,这总不能是沾光吧?”陆薇语的某个远房表姐如是说。
闻言,方年微笑回答:“学习成绩比较好,也发表过一篇专业内有一点点影响力的论文……
就比较会读书,我家里是山沟沟里面的,当年只有靠读书才能走出来。”
“……”
“原来是这样,那你什么时候毕业啊?”
方年想了想才回答:“还没想好,已经基本保研了,到时候看看要不要硕博连读吧,毕业可能会比较晚。”
“不想早点出来工作吗?”
“现在物价飞涨……”
“像是羊城、鹏城的房价一天一个变化都。”
“……”
方年:“除了上学我也有一些其它方面的想法,早些年还写过书,羊城、鹏城不好说,申城是有房子的;
陆薇语的薪资也很高,一家人有一个能挣大钱的就行;
钱这东西,挣不完的,跟欲望一样,是没极限的;
就尽量是让自己的欲望比收入少一块钱这样子简单生活着呗;
总归也是有房有车有工作的;
再说,我也不知道我配不配得上啊。”
“……”
方年难得的说了很长一段。
陆薇语的某个远方表哥又岔开话题提到了同名同姓的方年方总。
陆薇语接过话头回答:“说起来方总很懒,几乎不露面,像是视察这种事情都不亲自接待的。”
一句话就带了过去。
每次来老陆家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盘问,方年早都习惯了,无非是每次都会换一批人。
说到底还是因为方年在上大学,多少就给人一种过于年轻稚嫩的第一感觉。
七大姑八大姨的就喜欢这种八卦东西,谁也不能免俗。
因为方年没表示过介意,孙蓉、陆文林最终没选择插手。
主要他俩知道方年是谁,理所当然的认为这类事情对方年来说太简单。
反倒是陆薇语察觉到了方年表现出来的一些‘不耐’细节。
所以……
当这一大票亲朋离开老陆家,陆薇语就主动提了句:“妈,以后尽量错开吧,我比较讨厌每年方年一来就被盘问的样子。”
孙蓉从善如流,微笑道:“好咧,我以为你们喜欢热闹,也确实太闹了,回回都这样。”
方年没吱声,他倒是知道孙蓉女士这么默认安排的意思。
怕他们高处不胜寒。
方年的确不喜欢这样应付的场面,甚至找了个由头不回老家过年也是源于此。
一切等到方年公开露面就会自然改变,不过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