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怪物被殺就會死笔趣-第四十八章 無可救藥的傢伙 (8200,求月票!)讀書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苏昼说这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他想要知道,那些昔日打碎了宇宙,令终寰镇印,天神刻度和银河之星等封印碎片陨落世间的超级文明,为何没有在祂们最鼎盛强大,并且察觉到自己对宇宙破坏的时候,将这三大碎片收集齐全,复原封印。
要知道,那可是现在许多超级文明都还是原始生物,甚至就连母星都还是熔岩星球的超远古年代,只要祂们想,就绝对能找到。
先不谈银河之星根本就没有掩饰,大大咧咧地就在瑟诺斯提亚人那边释放自己的能量,哪怕是后来隐匿的天神刻度,也在地球那边制造了极其可怖,可以在很远星域就观测到的时空扭曲。
概率科学联合体,能制造出银河网道AI,还有其他河系的诸多网道智能,足以证明这一文明的力量已经纵横宇宙,而昔日和祂们交战的文明肯定也有相近的实力。
这些超级强者,超级文明,为何会在明明知晓宇宙已经破损,也知晓破损碎片跌落的情况下,离开封印宇宙,前往多元虚空?
“祂们可不像是我们地球神系那边,没有‘∞’级的强者,所以为了整个文明整体,所以才要迁移离开——∞级的灵能者,根本无惧灵气断绝,祂们本身就是近乎无限的灵能源点,可以制造出一个小宇宙令文明繁衍生息!”
“所以,畏惧第二次灵能断绝,所以才离开封印宇宙这点,根本就不成立?”
如此说道,苏昼带着疑惑询问银河网道AI:“祂们是遭遇了什么?亦或是发现了什么吗?”
“终耀之门,根本就不像是单纯的出入口,反而更像是一种特殊的……封印抑制装置啊!”
网道AI沉默了一会,祂似乎正在索引资料。
这位本体乃是诸多恒星之间,释放出的‘星间波段网络’的超级智能,有着几近于无限的计算力,但是涉及到有关于造物主的这等高级权限资讯时,仍然和一般人一样,会显露出‘迟疑’。
但最后,祂还是道出事实。
【创造者,并非不想修复宇宙】
祂的语调依然沉稳:【宇宙碎片崩落,封印破碎,祂们的确都知晓,但是那时的确还有更加紧迫的事情发生】
【苏昼尊主,我们的宇宙,是活着的】
苏昼抬起眉头,他有些惊讶,但却并不是特别惊讶:“果然?”
宇宙是活的这点,对于超凡者而言,根本不算是什么大新闻——别的不说,神龙世界那一整个世界,不都是始祖之龙孵化出来的?
而完美世界,更是整个世界的物质能量,都是辟始凤凰和始源真龙构成,假如祂们愿意,恐怕随时可以身化两个活世界。
至于神木就更不用说了,人家九界木再长大一点,真的长出九个宇宙有什么可奇怪的?
既然如此,宇宙是活的,只能算是稀疏平常。
苏昼只是有一点疑惑:“你的意思是,我们所在的封印宇宙……有着自我意识?”
【准确的说,应该说是源自封印,失控的自我防卫意识】
倘若是一般人,恐怕会惊讶苏昼见多识广的太多,但银河网道AI却仍然语气如常:【苏昼尊主,生命受损,会有应激反应,宇宙也同样如此】
【创造者和祂们的盟友敌人击碎了宇宙的裂隙,这不仅破坏了封印的完整,也造成宇宙的缺失,我们的宇宙中多出了许多时空无法自愈的裂隙,进而导致了大量虚空魔物,外界邪神眷属入侵,就像是病菌进入身体】
【倘若宇宙是一个封闭系统,那祂不可能有自我意识,自然无所谓这点,但多元宇宙却并不是一个封闭系统,每一个宇宙,都有着拥有‘生命’的可能——我们封印宇宙,因为封印破碎,宇宙缺失,反而把握住了这机会,出现了一个意识】
【一个过激的防卫意识】
苏昼沉默地聆听网道AI的所言所语,这是祂没有对其他银河上国说出的‘高等机密资讯’。
而且,他也逐渐明白,为何银河网道AI对自己如此特殊,愿意对自己诉说真相。
网道AI还在继续:【宇宙防卫意识对于创造者等破坏了祂躯体的文明和个体,有着极大的敌意,】
【宇宙防卫意识的存在本身并不强大——但那是对于整个宇宙而言,单独地去针对一个文明,一个个体,无论是谁都难以承受,故而我的创造者,还有其他先祖文明都选择离开宇宙】
【而在离开前,祂们以终寰镇印的力量,制造了终耀之门,限制住了宇宙防卫意识的本能,与此同时,祂们尽可能低剿灭我们宇宙周边的虚空魔物,避免‘再感染’现象,导致防卫意识的复苏】
【终耀之门……并不仅仅是堵住大裂隙的封印,它的本体是同时存在于百万个以上时空节点中的,先祖文明对你口中‘伟大封印’的仿制,通向我们这宇宙的内侧,限制我们宇宙防卫意识的同时,也代替了防卫意识,保护我们宇宙不受侵害】
【只是,自创造者们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存在,可以将其完全启动】
在网道AI话毕后,苏昼感应到了,某种‘凝视’的目光。
这最为强大的人工智能,正在‘端详’苏昼。
所以,青年轻笑一声,缓缓道:“因为,如果想要操控终耀之门,就必须要有接近先祖文明,也即是∞级的实力。”
“不然的话,哪怕是凭借手段,得到了操控权,能够掌控终寰镇印,却也未必能维持对宇宙防卫意识的封印镇压,导致不可预料的危险发展。”
网道AI默认了这一点,但还是补充了一句:【而且,必须是防卫意识诞生之后,才出现的全新∞级灵能者】
【创造者祂们已经进入了宇宙黑名单,即便是不回归,仅仅是靠近封印宇宙,都会导致沉寂的防卫意识苏醒】
防卫意识苏醒,究竟会造成什么后果,没有人知道。
但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所有人都不敢去赌——没有任何人还有任何文明,可以拿自己亦或是其他宇宙众生的生命去赌。
除非……
“除非,实力能够胜过整个宇宙。”
“网道AI对我之所以如此特殊,恐怕是觉得我可以成就‘∞’,抵达祂们昔日造物主的境地,掌控终耀之门,安定宇宙吧。”
想到这里,苏昼不禁哑然失笑。
即便是∞级的强者,最多也不过是创造一个小宇宙,小世界,面对真正的无限大宇宙,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胜得过的,最多也就像是概率科学联合体那样,凭借种种手段,封印初生的宇宙意识。
恐怕,非要抵达辟始凤凰和始源真龙那样的境界,乃至于更进一步,才能办成这样的伟业吧。
自己现在,还差得远呢。
真相,清晰了。
防卫意识并不特殊,某种情况上来说,说是天道,大道,亦或是宇宙盖亚意识,总而言之,就是宇宙受创之后的自我保护本能,不是什么稀奇的存在。
此刻,苏昼大概也知晓,为何虚无教首一直都对终耀之门念念不忘的原因。
不谈凭借大裂隙摧毁宇宙这种实际上有些夸张的计划,哪怕仅仅是唤醒防卫意识,让对方将所有生命都视作‘危害’,就足以达成‘毁灭宇宙中一切生命’这种对于众生来说,和摧毁宇宙差不多的事情了。
而且,后者成功的可能性意外的高。
至于呼唤异宇宙援军,还有驱使虚空魔物,恐怕都是为了尽可能地刺激宇宙防卫意识,让它苏醒时彻底过激话。
“果然深谋远虑。”
吐出一口气,苏昼睁开眼,他抬起头,看向星尘路标指引的方向:“所以,也是时候该阻止祂了。”
没有犹豫,他化作一道流光,跃迁引擎启动,便打开一道光之长路,顺着网道AI指引的路径飞驰而去。
虚无教首的行进路线非常奇特,祂在亚空间和现实宇宙进行来回穿梭,尽可能地混淆自己的前进轨迹,如果不是网道AI本身就是这方面最大的行家,单靠苏昼自己,早八百年前就被甩飞了,根本找不到对方的踪迹。
他早已离开了银河系,潜入了宇宙深邃的黑暗中,那位于极深不可测之地的亚空间最内侧。
亚空间内。
一片寂静的黑暗世界。
当然,亚空间并不总是黑暗,这是宇宙的倒影,任何在现实宇宙有着庞大灵能的个体,在亚空间都如同星辰一般闪耀,照耀周围的一片空间。
曾经有学者猜测,亚空间很可能并非是和宇宙一同诞生的,而是随着生命的诞生,由无数智慧心智混杂灵界的力量,在宇宙内侧凝结而成的一面膜。
在这里,即便是星辰都会黯淡,唯有活跃的思想和意志才能璀璨燃烧,制造出可以稳定不安空间的场域,令一切迷蒙未定的混沌化作可以观测的现实。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随着灵气的复苏,原本已经陷入死寂数千年的亚空间也开始重新活跃起来。
万千智慧种族觉醒灵能,就像是在亚空间中点燃了无数颗星,虽然大多都暗淡非常,但如若仔细去观察,还是可以看见那些微微闪动的光点。
但是,如今,在一片绝对寂静漆黑,周边并没有任何心智文明的空洞区域中,突然亮起了一轮明亮到超乎所有人想象,照耀了周围一整个行星系范围的炽热烈阳。
巨龙震荡双翼,青紫色的烈阳环绕在其周身,灵能之火熊熊燃烧,他在亚空间中飞驰,泼洒由光和炎混杂的雨点。
在巨龙双翼展开的领域范围之内,无尽的业火自虚无中生,然后宛如雪花一般在黑暗中飘飞,意图照耀一切善,也烧灼一切恶。
亚空间中,有许多飘散的灵,那是现实世界众生的种种欲念凝集而成的存在,祂们倘若在一些世界,便是恶魔魔鬼,构成深渊地狱,而倘若在另一些世界,祂们就是欲界天魔,十方魍魉。
在封印宇宙,这些灵原本也应该凝结车各式各样的亚空间恶魔,亦或是亚空间之灵,成为诸多原始灵能文明崇拜,祈求恩赐的对象,也即是原始的灵界神。
有过这样的例子,在一个宇宙中,亚空间彻底变成诸神之界,万神协调万物,带着众生向上。
也有反例,亚空间的大魔汇聚成邪神,化作摧毁,污染一切的邪祟源头,为所有生命带来绝望。
但是在封印宇宙,因为两次灵能断绝,以及超级文明的战争,这些原始灵的升华过程一次又一次地被打断。
如今,这些缥缈的星火,只是敬畏地注视着那道青紫色的炽阳在亚空间中隆隆而过,避免被那灼热的焰点燃。
巨龙在黑暗的空间中飞驰,他能看见许多。
回首看向身后的银河,巨龙可以看见,有庞大的舰队将黄昏的光晕压制在银河的角落,在自己离开后,完全筹备完毕的银河上国们齐齐出手,将本就被重创的诸多征讨使逼入角落。
他能看见,在薄暮星域所在的方向,出现了一道耀眼无比的闪光,那是尊主的光辉,瑟诺斯提亚人最终还是唤醒了祂们尊主的力量,用以抗衡自虚空彼端而来的大敌,和熵影一族一同对抗那些虚空魔物中的祖。
这是虚无教团最后的疯狂,如若虚无教首的计划没有成功,那么暴露了自己全部实力的虚无教团恐怕将会由此覆灭。
苏昼可以看见,他还能继续看见更多细节,不过已经毫无必要。
将回首的目光收回,青年看向前方。
他有他的任务,唯独只有他,尊主才能完成的任务。
“就在这片亚空间的深处,对吗?”
灵能光焰的最中心,苏昼站立在自己真身头顶,他凝视着前方,搜寻着虚无教首的气息:“我看见,已经没有指引,这里就是终点?”
好文筆的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txt-第四十八章 無可救藥的傢伙 (8200,求月票!)分享
【不,祂的踪迹最后在这里消失,我的能力抵达极限】
而网道AI的语气带着歉意:【实在是太过遥远,此地也实在是太过深入亚空间未知远点,即便是以我的力量,也很难继续追踪】
【不过,的确,已经不远了,即便是全盛时期虚无教首,也不可能完全甩脱我的追踪】
“够了。”
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線上看-第四十八章 無可救藥的傢伙 (8200,求月票!)熱推
而苏昼点了点头,他也从未指望过网道AI能一路顺畅地将自己送到虚无教首身边——只要能靠近的差不多,他自有自己的手段去追踪对方。
此刻,青年从怀中拿出了天神刻度。
青灰黑金,深青和昏黄,六色刻度在银白色的轮盘上闪耀。
而如今,黄昏色的刻度,开始明亮起来,带着阵阵脉动。
光在怀表之上凝聚成了一根指针,伴随一圈圈亮起的符文阵路,它开始急速地旋转,指引……然后,停顿下来,牢牢地指向一个方向。
一道笔直的,黄昏色的光自苏昼手中的天神刻度而出,直指亚空间极深处不可观测的阴影内部。
天神刻度分钟,黄昏的气息,因为感知到了就在周边的眷属气息,为苏昼指引了一条直截了当的明路。
注视着这一道明显无比的闪光,苏昼不禁沉默。
他回忆起了自己在埃安世界的最后,听见的,来自于伟大存在·黄昏的最后一句话。
祂说:【祂们,我的那些眷属,祂们已经忘记了等待】
忘记了等待的黄昏眷属。
只是为了求存的世界树眷属。
只是为了延续的大道树眷属。
为了追求混沌,不惜一切代价的雅拉眷属。
为了探索远方,用出一切可怖手段的先驱眷属。
还有更多更多,譬如说为了完美而重演亿万次轮回的完美眷属,想要打破轮回,故而行极恶灭绝之事的寂主眷属。
追逐深信不疑的正确,却偏离了正确的道,就像明明是想要让所有人幸福,最终却辜负了所有人一样,贪心不足,故而南辕北辙,总是这世界上最常发生的事情。
所以,需要指引。
所以,真的需要指引吗?
苏昼不知道。他能隐约从黄昏的话语中,听出些许意思——他能感应到,黄昏赐予自己这一道‘刻度’,就是想要让自己找到那些扭曲了的眷属,让他们知晓何为真正的黄昏之正确,让祂们可以不再于歧路上继续前行,而是可以得到‘等待’的安息。
但青年却拔出了刀,他的真身也在咆哮,悠长的龙吟震荡亚空间,令空间宛如暴风雨中的大海那般掀起怒涛。
“我不同意。”
苏昼的目光森然,凝视着远端的尽头。
他想到了蒲公英星,想到了那些在烈焰和毒气中死亡,化作灰尘的小小蒲公英,一个明明生机勃勃,却被打断了脊椎骨的原生文明。
他想到了那些自己没有看见,但是肯定已经被彻底毁灭,连生命和未来,一切希望和梦想都化作灰烬的星辰与灵魂。
——人类就是这样愚蠢的生物,没有看见的灾厄,就感觉不到痛苦和绝望,不知道就仿佛不存在。
——人类就是这样愚蠢的生物,明明没有看见的惨剧,但仅仅只是想象,就会感觉到悲伤和愤怒。
人类,就是生活在幻觉中,却又追求真实,矛盾又可笑的生物。
也和所有生命一样。
他们都是追求正确的生物。
而苏昼的正确,就很简单。
“至少,这个宇宙的黄昏眷属,不配安息。”
巨龙飞驰,青年紧握燃烧着烈焰的神刀,绚丽的灵力操控磁力,令火焰幻化为雾气一般的离子体,最终化作凝聚如实体的清澈刀芒。
这刀芒撕裂空间,在亚空间拖拽出一道漫长无比的明亮刀痕,阴阳之炁于此相合,释放着远比极光更加纯粹的璀璨神光。
此刻,亚空间深处。
此地赫然有一个被拖拽入亚空间的孤立行星系,一颗淡蓝色的太阳正在悄然燃烧,而十一颗行星环绕这颗太阳旋转,构成了某种莫名的阵势。
寻常大阵,十万年腐朽,便已算是长寿,百万,千万之数更是毫无必要,因为那时必然有更好的阵法可以取代,何须花费如此多力气?
但是,以星辰为阵,却可绵延数以亿年的时光,而这大阵中的技术之精湛,力量之浩大,足以动荡群星,光耀银河,又岂是后世之人能随意追上的?
但是这阵势过于古老,如今已经缺失大半,勾连诸星之间的灵力长虹现在已经被连续的灵气断绝破碎,现如今已经岌岌可危,不符成型、
故而如今,有星尘一般的华光照耀八方,虹彩宛如网络,串联诸星。
虚无教首此刻,正在认真地修补这一处亚空间深处星系大阵的细节,意欲将其重启……然后,解开此地,一个于数千万,乃至于数亿年前就隐匿于此,有极大可能是由先祖文明建造的时空裂隙封印大阵!
封印宇宙,四处都是宇宙裂隙,不过其中能利用的极少,许多裂缝看似能够进出,实际上只要进入其中,便会被不可思议的宇宙时空压粉碎,除非能抗衡宇宙本身的伟力,不然的话绝无可能利用这些‘弱点’进入其中。
而能够通行的宇宙裂缝,又过于特殊,其独特的时空波动会被轻易发现,故而每一个时空裂隙都被封印镇压,以‘终耀之门’为节点,全部稳固封闭。
除却瑟诺斯提亚人以银河之星再次打开的一道裂口外,整个宇宙中,真的能够利用的时空裂隙几近于无。
但也仅仅是几近于无。
虚无教首,凭借漫长无比的寿命,就知晓几个可以被利用,解封的可用时空裂隙,用来迎接那些来自外宇宙的援军。
只是,开启这些大阵实在是需要漫长的时光,而祂本身的存在,也被诸多强者紧盯,但凡是有一点不对,行踪就会被发现,追踪,进而丧失自由行动的机会。
所以,祂调动银河大战,让虚无教团前去袭击瑟诺斯提亚人的薄暮星域,令全银河的目光都为之凝聚。
以整个教团为诱饵。
如今,大阵已经快要修补成功,十一颗行星和淡蓝色的恒星都已经被一道道清澈明亮的虹光串联,有密密麻麻,宛如无尽蜂巢网络一般的灵能节点正在闪耀,重新跃动光辉,汲取亚空间中的能量进行充能。
封印大阵,已经重新启动——而只有重新启动,才能重新解封,开启时空裂隙!
虚无教首沉默地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事到如今,不,从一开始祂都没有任何期待,只有深深地疑惑潜伏在心。
——会有人来阻止我吗?
——虚无已经开始行动,我已经开始计划,是否有人能察觉发现,阻止我的行动?
——这一切,究竟是我的成功,证明我的正确,还是与之相反?
这些简单的问题在祂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最终缓缓沉淀,变成了一个更加简单的问题。
——我能成功吗?
答案是‘不’。
轰!!!
磅礴的灵气震荡时空,虚无教首骤然抬起头,由星辰构成的庞然龙首上,六对眼眸凝视遥远彼端。
祂看见,有青紫色的烈阳陨星,正带着沛然不可思议的灵压席卷而至,而就在那冲撞而来的巨龙身上,又有一道锋锐无比的刀痕正在汹涌炽燃。
【你来了,‘正确’!】
祂哈哈大笑,原本古井无波的六对目亮起了光芒。
庞然的星之龙摇摆着自星光的洪流中升腾而起,祂无尽欣喜道:【果然,你一定会来,你一定能找到,你一定会抵达此地!】
祂的声音没有得到回应,就像是狂人对高天之上悬挂于正午当空的烈日咆哮,只有愈发炽热的光作为回答。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道锋锐的白虹贯穿时空,那锋锐和圣洁,庄严无比的愿力之刃上仿佛寄宿了一切梦想和咒怨,它正在嗡鸣,和身下庞大的宇宙巨龙共鸣,最终凝聚为一击。
紧握着它,聆听了所有愿望和诅咒的青年,和狂笑的星尘的巨龙遥遥对视。
没有预兆,没有言语,没有问询。
一人,一龙,一刀,直斩而来!
——刀者,一也,斩不平,正世间一切义!
此乃革鼎天意之刃,灭度不朽之刀!
堂皇之刀,凝聚宇宙巨龙亿万里冲锋之势而下,狂啸的刀芒劈开一切,掀起阵阵令星辰轨迹都为之动摇的烈风,灵光所至之地,物质崩溃,灵力溢散,一切结构,一切物质,包括星体的碎片一同,被这刀光中内蕴的无匹之力摧毁,化作无踪无际的基本粒子。
但是,在他的对面,星之龙也同样早已等待多时,早已启用全力。
星尘,奔流着,七彩的虹芒凝聚,最终凝结为飞驰的白炽,这白金色的光焰淡淡燃烧,却宛如一条浩荡银河,自地至天,逆流而上,倒卷无尽星霄。
星尘聚焦,化作超新星爆炸后才会有的简并态物质碎屑,它们却也同样被点燃,再也没有什么比这光芒更加纯粹清澈了,那是宇宙诞生之初的超高热光辉,逐渐逼近绝对至高温度的焰流密度也开始急速增加,令时间的流速都发生了扭曲。
将自身转换为一道足以冲碎恒星,破灭星辰,就连时间感知都能欺骗的‘崩星碎辰’神通,星之龙本身的质量就令周围的时空颤抖,光芒扭曲,亚空间甚至发出了惴惴不安的迸裂声。
足以斩灭一切的神刀,和足以摧毁一切的物质洪流,两者互相攻击,孰强孰弱?
青紫金红,烈焰之刃与白金色的洪流相交而过,过于璀璨的光消灭了周围所有心智的感知,只剩下激荡的灵力对撞余波震荡时空,令无尽业火星炎骤燃骤灭,将周边无数物质碎屑化作无踪灰烬。
靠近这战场的第十一行星外侧,原本被冰封的天体上,一半被急速蒸发的水蒸气包裹,而另一半已经被余波导致的高热熔融成光滑的琉璃色泽,青绿色的质地晶莹透彻,倒映着远方两具已然粉碎的‘尸体’。
无论是庞然的宇宙巨龙,还是星辰构成的巨兽,此刻都在溃散,崩灭,祂们的躯体都已经被对方的攻击彻底摧毁,能看见,星辰之龙身上,有一道现在还没有消去的神刀烙印,明亮无比的金红色革鼎之意正在不断地侵蚀着这具尸体,誓要将其彻底粉碎,化作烟灰。
而狰狞的宇宙巨龙,更是半个身体都被过于不可思议的灵力洪流粉碎,甚至就连灵魂和心光体都崩散了,那是即便星彩幽魂也远远比不上的,堪称不可思议的灵力和物质洪流,细微地简并态物质融入了近光速的粒子束中,即便是在不遵守一部分物理规则的亚空间,这种攻击也实在是太过离谱,不可能挡住。
双方都死了,被对方的攻击杀死。
但是,死亡,不过是一种伤。
肉体的粉碎,不过是一种可以复原的残疾。
魂魄的湮灭,更是一种平平无奇的受创,就像是待在脸上的眼镜被人一拳打碎,固然重要,会视野模糊,当真的没有,却也不是必须。
熵与死,时与空,这些都是祂们力量的一部分。
天尊的生与死,超越了人世的所有常识,而祂们的战斗,更是胜过了凡人的想象。
于空寂的死渊中,青紫色的魂光再一次凝聚,残缺的巨龙之躯不再僵硬,他缓缓抬起头,咧开嘴,展露自己锋锐的獠牙,而原本死寂空洞的双目渐渐灵动有神,然后锁定了另一侧,同样开始逐渐凝聚,恢复本体的星之龙。
一双明亮如烈日的眸光,与六对星辰一般闪耀的眼瞳对视。
此刻,苏昼正在呼吸毁灭,蕴含着极致高热,以及敌人一部分本质力量的灵力被他粗暴的填塞进入自己的躯体,他以自己的力量消磨虚无教首的力量,然后将这些灵力束缚,化作己用。
他能感应到,这些被虚无教首侵染的灵力就像是凶暴的癌细胞,时时刻刻啃噬他的躯体血肉,而源自于虚无教首的思想更是每分每秒都在侵蚀他的灵魂,腐蚀他的思想。
但是,虚无教首也是同样,对方也在忍耐,承受自己的侵蚀和攻击。
这就是战斗——将自己的灵力,躯体的一部分,思想,还有灵魂,全部都散散布在战场,同时进行肉体,灵力,思想,灵魂,信念,意志,还有双方凶暴残忍的战斗!
交流?这就是交流!不仅仅是言语,更是灵魂,信念和‘大道’的交流和战斗!
所以,就有这样的想法,浮现在双方的脑海之中
——真是无可救药的家伙。
差不多够了。
身躯重凝至一半,苏昼如此想到,与此同时,身躯半残的虚无教首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于是,下一瞬。
于漫天飘散的星尘光雾中,两头已经死过一次,虽然复生,但仍然残疾破损,且一样气势十足的巨兽,就这样冲撞至一起!
无尽的光,再一次照彻亚空间所有的黑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